撕夏

十年大梦 大梦十年

年岁碎语

爱他的优秀善良

爱他的温和天真

和你唱着歌 唱了又唱

或许就唱了一辈子

------------------------------

今年的夏天来得似乎有点早。

王源把衣袖挽上去,望了望窗外傍晚还散发着余热的落日,再转头看了看身边汗水顺着脖颈滑入衣领的男孩子,“我们去吃冰吧?楼下新开的那家,我同学说那里的绵冰好吃。”

王俊凯几乎是下意识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才四月份就吃冰,受得了吗你?”

“跳舞跳到热死,去嘛!”

“...”王俊凯走到窗面前,伸手去碰了碰被太阳照得发热的玻璃,抿着嘴想了想,“那就去吧。”

 

绵冰的确很好吃。

王俊凯略为心塞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王源,再更加心塞地环顾了一圈跟着来的整堆练习生,刚刚在公司门口被发现了,本着不被允许自私吃的原则,刘志宏带头,大手一挥,呼啦呼啦的一群小孩子就抢先跑进了店里。

他漫不经心地晃动勺子,舀了一大勺芒果冰就塞进嘴里。

对面的王源还是笑得很甜,温和且不动声色地照顾身边的哪个孩子,告诫对方不能一口吃太多绵冰,“否则会冻到没知觉。”

王俊凯捂着被冻到了的左边脸颊哀怨地表示心里很苦。

 

王源成长得很快,王俊凯看在眼里,嘴上还是喜欢打击一下,夸张地向别人比划着:“他已经没长一年了!”然后被某人气急败坏地轻轻踢一下小腿。

易烊千玺有时看多了,就提一句:“你怎么老是喜欢逗他,小心他急起来不理你。”

这时王俊凯就会特别得意:“没事,他不会。”

 

王源的确不会。

今天早上他捧着一堆东西走的时候鞋带散了,王俊凯走在后头一把摁住他,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蹲下去,动作麻利地重新给他绑好了鞋带。

这是暖。

点点滴滴地被年岁倒入了心里,于是慢慢的,整颗心就都是热的了,哪怕寒冬腊月的时候也不觉得冷。

 

王俊凯今年还没过十六岁生日,恰好是少年。

比同龄人多一点点成熟,行为处事方面也比同龄人多一点点周到,很多时候他就像是已经长大了的男子汉,什么事情都能自己抗下来,甚至还能去帮助别人。

但有次经过西点铺的时候王俊凯刹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会还是推门进去,买了周围同学极力推荐过的小蛋糕和布丁,带回了公司,全部摆到王源面前,对其他人说:“你们可以吃。”然后又转过头小小声对王源说:“你可以吃完。”

 

曾经有好奇的女同学问他,王俊凯是个怎样的人。

一向语言组织能力爆表的王源思考了半天,却只弱弱地回了一句:“他是个...呃...好人。”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任何关于询问王俊凯性格的,他都只回复:“他是个好人。”

并非敷衍,王源能从王俊凯身上感受到独有的纤细善良,那个男孩子有着一颗柔软却坚韧的心,并没有八面玲珑,却晶莹剔透。

他喜欢这样的王俊凯。

 

时间过得很快,上一年风尘仆仆抵达广州的那个潮湿深夜仿佛只是在昨天,好似王源从被窝伸出手被王俊凯稳稳握在掌心里的余热还未散去,他睡眼惺忪地闹着脾气,始作俑者只是笑着,安安静静地坐在他床边吃青椒肉丝饭,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王源永远记得当摄影机全部都撤出房间后王俊凯就凑到他身边,嚼着口香糖,把电视机关了,伸手摸摸他的头发,说睡吧睡吧,明天要早起,源源睡吧睡吧。

多么温柔,声音里还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愧疚。

 

如今的王俊凯喜欢在睡觉前跟他聊天,斗嘴,讲到兴起了就挠他痒痒,笑得见眉不见眼,王源也不生气,跟队长像搏斗一样从床头滚到床尾,最后两个人累得气喘吁吁,就干脆窝在一起睡到第二天早上。

都说物是人非,王源倒是觉得应该反过来,世间万物转变得太快,有时他还不能及时的适应到,但只要向旁边看一眼,王俊凯就总是在的。

充当不止一个角色。

朋友,兄弟,甚至家人。

甚至...王源把那个念头用力地再按了回去。

 

这几天淅淅沥沥又开始下雨了,气温骤然又下降回十来度左右,已经收进衣柜里的衣服被妈妈重新翻出来,“记得要穿了再出门,外面有风的,知道了啊?”

王俊凯原本蹲在玄关处扎鞋带,听到叮嘱还是乖乖走进去捞了那件外套穿起来,出门的时候带了两把伞,跟母亲说再见后脚步匆匆就往楼下车站赶了。

最近压力比较大,他晚上也睡得不好,怀里抱着两把伞坐在公车最后一排上打瞌睡,急刹车撞到了脑门不说,还差点坐过站,下车后在门口遇到了也踩着雨水往里赶的王源同学。

他忽然开心起来,耿直地劈手一指:“啊!你迟到!”

王源翻个白眼,“队长,你也是!”

王俊凯装作没听到,一把捞过王源就往怀里带,“迟到了是不是该罚喔?今天没得吃零食!”

王源不挣扎,任他半搂半抱着,只是嘴上开始抗议:“你自己也迟到啦!凭什么说我!要罚一起罚!”

王俊凯低头看见他睁圆了的眼睛,灵动地转来转去,心里就更喜欢了,恨不得把怀里的人再搂得紧一点,谁都看不见,全世界都看不见才好。

占有欲是种很奇怪的感情,在他还没开始喜欢王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经常给王源带零食,并像大人一样告诫他:“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不安全。”

记忆中王源笑起来,像只狡猾的小狐狸,“那你呢?”

“除了我。”

“为什么除了你呢?”

“...”王俊凯有点后悔为什么小时候不太爱看十万个为什么,但他必须要对得起他自己说出天衣无缝的这个形容词,于是他迅速思考起来,“因为我是全世界对你最好的人。”

当时他的头发才剪了,总是喜欢戴着顶帽子到处走,在公司跟王源最要好,只有王源敢一把抢走他的帽子,然后被他满公司追着跑,跑不过就投降,凯哥凯哥的叫,叫得王俊凯一心软,干脆还给他买了盒八喜。

 

王源当时就认了。

其实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远不止王俊凯一个,但王源也认了。

他看过和自己一起在录音棚里煎熬的王俊凯,满头大汗还努力地希望能做到最好;看过对他表以赞许的王俊凯;看过上台前笑着跟他讲:“你别怕啊,你怕了我也要怕了。”的王俊凯;看过小面馆前认真思考吃什么好的王俊凯...

春去秋来,日升月落,斗转星移,太多个黑夜白昼都在他们说不完的话里瞬息过去。

时间是会流逝的,事物是会发生变化的。

容颜会衰老,人心也会变迁。

 

所以有王俊凯给过他未来承诺的那一刻,王源觉得听到了最动听的情话,这是他除家人以外第一次收到关于未来的承诺。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那时候他就四十四岁了。

王俊凯四十五岁,还是陪在他身边,十年如一日地跟他斗嘴,笑他没长个,喝饮料时还是喜欢挑选蓝色和绿色的吸管,骂他不懂好好收拾然后亲自去一件件衣服捡起来。

还给他绑鞋带。

还给他买八喜。

还温存着最初的梦想。

还是愿意陪他站在街头唱两块钱一首的歌。

然后到他们五十四岁,六十四岁,七十四岁...最后到死去。

 

大家都问过他,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他不肯说,固执地闭口不提。

却在夜里伏在已经呼吸平稳的王俊凯耳边轻声说:“我希望可以和你唱歌,唱久一点,我们慢慢唱,然后就唱了一辈子。”

 

重庆的雨仍旧在淅淅沥沥的淋湿着四月,上一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坐在广州的茶楼里,王源口若悬河地担当美食节目主持人,千玺负责赞许地开吃,王俊凯就负责看着王源傻笑。

时隔一年,王俊凯再回想起那年王源穿着那件白得发光的衬衫,和自己坐在摇椅上摇啊摇,和自己说话时眼睛发亮的情景,再想到千玺义无反顾拿了个红色塑料袋就跳草丛里给他俩抓个小黄蛙的晴天,仿佛已经恍若隔世。

可再回过神来,王源掌心的温热在雨天的重庆城里并未消退半分,一如那个夜里他疲惫不堪之后的安心。

 

“你想活多久?”王俊凯问他。

王源想了想,“以前觉得多久都没差。不过现在。”他扯扯王俊凯的衣袖,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柔和,“我想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再久一点。”

“哦。”

“什么?”

“我也是。”我也很想,能和你唱着唱着歌,就唱完了这一辈子。

 

我也曾把光阴浪费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然后因为爱上你而渴望长命百岁。

 

 

 

 

 

 

 

 

 

 

 

 

------------------------

大概不算一篇非常有情节性的文

但希望能传达给你们——他们都非常温柔善良——这样的感情

天真的人,不代表没有见过世界的黑暗

恰恰因为见到过,才知道天真的好。

他们大概就是这样,真挚的存在着

 

评论(42)

热度(753)